分割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分割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调出和解良方漳州推行医患纠纷人民调解机制

发布时间:2020-07-17 18:04:22 阅读: 来源:分割器厂家

患者有患者的屈,医者有医者的难。近年来,愈演愈烈的医患纠纷日渐成为社会的“不可承受之重”。漳州市自2007年起,在全省率先建立医患纠纷人民调解机制,为破解医患纠纷难题开出了一剂新“药方”。这一“新药”的“药效”如何?医患和谐之路如何才能越走越宽?八月中旬,记者走访了有关医疗单位和患者,向您揭示个中情形。     第三方铺就医患“缓冲带”

6月22日,一场本有可能升级为“医闹”事件的医患纠纷,在漳州市多元人民调解工作室主任赖水顺的耐心调解下,以当事双方达成调解协议而圆满解决。

4月20日,在漳打工的安徽籍青年冀某因咯血,入住漳州某大医院。经一个多月的治疗,该患者于6月16日上午抢救无效死亡。死者家属认为院方在诊疗过程中有过错,多次向院方主张赔偿未果,情绪十分激动。赖水顺接手该案后,从死者老家请来村干部一起稳定家属情绪,避免他们产生过激行为,然后逐个找相关当事人详细了解情况,并耐心向双方讲解处理医疗事故的相关法律、法规及判例。经过几次调解,双方达成协议,医院同意免收住院期间所产生的医疗费,并一次性支付补偿金,患方同意放弃追究医院的责任。

这是我市成功运用医患纠纷民调机制化解的83起医患纠纷中的一起。2007年,漳州市在创建平安医院活动中,建立了福建省第一个医患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引入医患纠纷第三方调解机制。

而在以往,一旦出现医疗争议,按现行法律规定,医患双方主要通过自行协商、申请卫生行政部门处理、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三种方式解决。

“长期以来,医患双方信息不对称,患者对复杂的医学专业知识知之甚少,一旦出现重大争执,双方很难自行协商达成共识。”漳州师范学院政法系副教授、漳州九鼎律师事务所律师薛贵滨说,如果走行政途径,由卫生行政部门出面调停,难免有“父审子”之嫌,一旦做出对患者不利的处理结论,患者一方往往不服气。而如果提起诉讼,费时费力又费钱,当事双方都需要付出巨大的诉讼成本。另外,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是判定医疗责任的重要依据,该鉴定由当地医学会组织各医院专家进行,容易让患者认为是“兄弟鉴定兄弟”,导致鉴定公信力受到置疑。在合法途径解决不畅的同时,“医闹”问题也随之浮出水面。

“如果引入人民调解机制,由中立的第三方出面调停,比较容易取得矛盾对立双方的信任,有助于纠纷的公平解决。”漳州卫生局医政科科长詹立群这样解释医患纠纷人民调解制度的出台原因。

据了解,目前,漳州已成立11个医患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在全市二级以上医院设置人民调解工作室43个。调解员主要由司法人员、其他医院专家、法律工作者、退休法官等人员组成,具备相关的法律和医学知识。一旦发现医疗纠纷苗头,医院调解室立即介入,及时做好疏导工作,尽量将纠纷化解在萌芽状态。如出现重大矛盾纠纷,根据当事人申请,人民调解委员会将组织人员赶赴现场,控制事态扩大,并主动介入纠纷调处。对于经调解室和调委会多次调解仍然不能解决的疑难案件,则交由设于法院的多元人民调解室,以联合调处的方式解决,达成的调解协议可由法院确认法律效力。

人民调解机制,就像在发生纠纷的医患双方之间设置了一道冲突“缓冲带”,避免了矛盾的升级。

柔性机制带来多方共赢

相比较其他纠纷解决方式,人民调解更富人情味,更具操作性。

“调解就是要在合法的前提下,合情合理地解决问题。”成功调解了十余起疑难医患纠纷的赖水顺告诉记者,许多纠纷案的患者并不是单为了赔钱,更多的是想讨个说法。他认为,人都是有感情的,只要坐下来将心比心地沟通,总能找到一个互相接受的平衡点,最终促成问题的解决。

对于广大患者及家属来说,人民调解意味着“零成本”、“高效率”。一位正在芗城法院人民调解室申请调解的病人家属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如果通过行政调解或诉讼,耗时少则数月多则超过一年,还需先缴纳价格不菲的医疗鉴定费、诉讼费、律师费等;而人民调解一般都在一个月内结案,且调解过程不收取任何费用。可以说,这样的解决方式对患方而言几乎是零成本,这无疑减轻了他们的维权成本,提高了维权效率,客观上避免了某些患者因“耗不起”而产生的过激行为,维护了社会的安定稳定。

民调机制不仅使相对弱势的患方受益,也得到了医院的普遍欢迎,“以往遇到一些纠纷时,虽然我们苦口婆心地摆事实、讲道理,但有些病人家属却认为我们在替医院推卸责任,现在由第三方居中调解,不仅有利于与患方的良性沟通,也为医院省却了不少麻烦。”市区一家三甲医院的医务科负责人表示,近年来日益紧张的医患关系让医院苦不堪言,一些患者家属抱着“小闹小赔、大闹大赔、不闹不赔”的态度去处理纠纷,给院方带来沉重压力,也分散了医生的精力,民调机制为医患双方搭建了新的沟通平台,无疑给紧张的医患关系抹上了一层润滑油。

在漳州试行医患纠纷人民调解机制尝到“甜头”之后,今年6月,福建省综治办、卫生厅、司法厅联合下文,在全省各地推广被媒体誉为“漳州模式”的医患纠纷人民调解机制。

多管齐下方能标本兼治

医患纠纷民调制度一经实施,受到各界好评,但也不是“一调就灵”。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并非所有医患纠纷都适用于调解,有一些纠纷因调解时间超过一个月、或经三次调解当事人仍不能达成协议,调解室只好终结调解并告知当事人向法院提起诉讼。

“解决医患纠纷是一项复杂的长期的系统工作,人民调解固然提供了一种便捷的解决途径,但要根治医患矛盾痼疾,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薛贵滨认为,由于历史原因,当前我国的医疗卫生体系还不尽完善,“看病难、看病贵”现象仍未消除,许多病人在付出高昂医疗费用后往往对治疗效果抱以很大期望,一旦疗效不佳就容易产生巨大心理落差,如果医院处理不当,很容易激化矛盾。人民调解虽然可以在医患纠纷发生时起到“缓冲”作用,但调解效果的好坏也受制于许多不确定因素,比如调解人素质高低、经验多少及调解分歧大小等,调解中可能出现“各打五十大板”的“和稀泥”局面。

薛贵滨建议,可以参照国家对交通事故处理程序和交强险的相关规定,建立由政府主导的第三方医疗责任认定和保险赔偿机制来应对医疗风险,并借鉴国外做法,在发生医疗法律纠纷时将保险公司列为诉讼主体。另外,医患双方都要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对患者而言,要认识到医学是一门充满风险的经验科学,如果动辄对医生求全责备,会造成医生为了规避风险不敢做疑难手术,或者为了保险起见多开检查项目,最终损害的还是全体患者的利益;而对于医生来说,一方面要加强与患者的沟通,多做解释工作,另一方面,对“医闹”违法行为也不能一味忍让纵容、一赔了事,该依法处理的还是要交由司法机关处理。

针对民调机制存在的不足,市卫生局有关人员透露,卫生局正着手拟定全市医疗责任保险工作方案,准备引入第三方风险承担机制。届时将组织全市公立医疗机构集体参保,成立由卫生部门和保险公司共同组建的“医疗纠纷调处中心”和“医疗纠纷理赔中心”,来分担医疗赔偿责任。

病人满意也就是医院的平安,采访中,不少医院负责人向记者表示,提高医疗服务质量,降低医药费用,才是减少医患纠纷的根本,也是目前漳州卫生系统一直在努力的方向。但是,医患纠纷并不仅仅是医院和患者之间的事,要真正达到医患和谐,还需要全社会方方面面的配合努力。

⊙记者吴鹏举张俊毅

海外回国看视频

华人如何看国内视频

华人看国内视频在线